Dylan薛洛

★会争取给棒棒哒太太们打call
★外貌协会
★超级喜欢好看的东西
★薛洋和金永远是我的宝贝

《此间少年》(all金)

对不起各位,没想到我一篇小天使的生贺写到现在还写不完,太没用了www  这样我就只能换成长一些的篇章了。。。




“金,抽到了什么表演?”


啊啊啊他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劫!如果让格瑞知道了他抽到了这个……这样的表演,他绝对会被打死的吧啊啊啊!!!


绝对不能让格瑞知道他抽到的是什么!“呃……就是很普通的舞蹈表演啦,格瑞你放心吧!我绝对会做好的!”


格瑞看着金的回复,松了口气。如果金这样说了,那就是没问题了。何况金的舞蹈还是那个人教的,虽然他不喜欢嘉德罗斯的大少爷脾气,但嘉德罗斯的能力的确让人没话说。看了看时间,吃完饭就可以准备今晚教给金的新曲子的练习了。


虽然他知道不会出错,但是教导金,他必须用上所有的认真。




金才刚靠近紫座2间的门口,就听到了里面隐隐传来的小提琴声。如春雪消融,潺潺流过耳边的音乐像是天籁。不愧是格瑞啊。金深吸了一口气,才伸手推开了房门。


进去之后金才反应过来,咦?这次我没有敲门啊?门怎么也打得开?他还记得第一次来格瑞的房间就直接去拉门,根本就打不开。所以后来他都是先敲门让格瑞知道他来了,才推门进去。


房间中的人看他还站在门口迟迟不动,皱了皱眉:“金。“”啊我在!“”别浪费时间。“说着格瑞向房间里那架华美的钢琴走去。金赶紧跟上。


“先弹一遍上次的《白夜梦》。”金花了几秒回忆了一遍琴谱,稳定一下情绪,双手伸出轻放在钢琴键上。优美的旋律自金的手指尖流泻而出,如山间鸟儿的清鸣,动人心灵。


一曲结束,金转头询问那人的评价:“嘿嘿,怎么样啊格瑞?”格瑞淡淡的看着面前人激动的神情,嘴角几乎不可觉地一扬:“不错。“


金睁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啊格瑞你刚刚笑了!”格瑞马上扶额。“天哪格瑞你早就应该多笑一笑你笑起来真的超级好看你知道吗!!哇啊啊我不是说你平时不好看你没有表情也是帅的但是笑起来就更好看了!!!……”金双眼发亮地盯着格瑞开始喋喋不休。


格瑞扯抽了抽嘴角,他早知道这人聒噪的功力,果然不应该暴露一丝一毫的。


不够那人还在说个不停,格瑞从茶几上拿起琴谱,寻找今天要教给金的那首曲子。金见这个发小又不理他了,无可奈何地闭上了嘴。


金眼睛瞄到格瑞手上的琴谱,因惊讶张大了嘴还想继续感叹,却被格瑞先有所觉瞥了一眼而断了念头。果然不愧是格瑞啊,竟然连谱子都是自己手抄的!而且写得好整齐,真的太厉害了。不像他,写的字总是歪歪扭扭的,从小就被姐姐吐槽。


想到姐姐,金的眼睛里划过一抹悲伤,,却又马上坚定了起来。他一定会找到姐姐的!盯着安静翻书页的格瑞,金心里又有些自豪。这么优秀的格瑞,可是他的发小啊!


格瑞不是没注意到金一瞬的伤感,心中暗叹一声,手停在了一页上“《眼泪》,今天学这首。”轻轻拍了拍金的肩膀,“不会有事的。”然后起身去到金的身边,坐下来抬手示范第一遍。


金本来已经不再感伤,听到格瑞的话,心中微微一动。




小时候也是如此。


一次他在外面和一群半大孩子打架回来,受了伤就想回家像以前一样找格瑞和姐姐撒娇。那次姐姐不在,他就扯着格瑞的袖子哭了半天。明明在外面受了伤也没掉一滴眼泪,可一看到格瑞或是姐姐他的眼泪就不受控制了。


最后因为太累了他哭着哭着睡着了,第二天一醒来就看见姐姐关心又责备的眼。金心脏猛的一跳:“姐姐,我……我昨天挖到了一块很小很小的紫矿石,它真的超级漂亮的!即使在黑漆漆的矿洞也能看到它亮闪闪的光芒!看到它的第一眼我就想到了格瑞的眼睛,也是像紫水晶一样的……”


秋打断了金的喋喋不休:”金,别想偏离话题。我只问你,为什么去和他们打架?“金见到姐姐不吃这一套了,才开始摆出可怜巴巴的表情:“姐姐~!””别想躲过这一次,我前天才和你说过不能随便和人打架,还是都比你大的孩子!“


然后金就如实说出了 在回家路上那几个孩子想抢走那颗矿石但他不肯交出去而打起来 的缘由。


秋沉默了一阵:“金,这种你知道自己打不过的可以放弃,矿石交出去就算了,你不能让自己受伤知道吗?”


金抿了抿嘴巴:“姐姐,我知道……但是!那颗矿石我想送给格瑞的!它和格瑞的眼睛好配,格瑞的生日快到了。。我不能就那样看着他们抢走啊姐姐!“


秋愣了下:“嗯?格瑞不是说不记得他的生日了吗?”金摇了摇头:“不是的,格瑞是有生日的!如果他忘了的话,我们就帮他找一个!格瑞和我们一起快一年了,那就每年都把格瑞到我们家的那一天,当做格瑞的生日!!”


秋看着弟弟眼中坚定的光,心中感动,张开手抱住金:“好!那以后我们都一起为格瑞庆祝生日!”


金和秋都不知道,格瑞此时就站在房间门口。格瑞本来是想看看金的伤口有没有引起其他感染,却看到秋姐回来了,只好转身欲走。但听到秋姐问金为什么打架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停下脚步。格瑞也许不知道,他其实早就对那个像太阳一样温暖的孩子上了心。他想知道金为什么受伤。


可听到后来的话让他的心脏被狠狠地攅了一下,金……


那久居于眼底的坚冰碎裂了,透露出一丝温暖的光。格瑞透过门缝看见金灿烂的笑容,心底也漫上一片柔软。久违了的感动……似乎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秋松开怀抱,盯着弟弟身上包扎好了的伤口说道:“对了金,你的伤都已经搽了药包好了,这几天就不要乱动了,否则格瑞的一片苦心就白费了。”金咻地睁大了双眼:“!什么?姐姐你刚刚说!?难道这是格瑞帮我包扎的?”


秋点了点头:“是啊,我昨夜回来得迟,但看到你的伤都已经包好了,肯定是格瑞做的了。”金的笑容忍不住越来越大,嘿嘿格瑞,我就知道你是关心我的!




自从那次以后,金就明白了,格瑞的关心虽然不是能被轻易发现的,但它是确实存在的。格瑞的内心也一定是特别温柔的。







天壑 七 (双鬼道预警)

弄清来龙去脉后,魏无羡也是奇怪,他明明就回了话的啊?


既然如此,那就肯定是其他原因了。不知道是中途出了什么问题,魏无羡沉思了一会。而旁边的薛洋已经有些等不及了:“你不是说有原因的吗?那你倒是说清楚啊!”


“阿洋,我确定我是回了信给你的,也确定我的咒语没念错。你之前不是见过我传送其他东西给你吗?所以……纸鹤应该是被什么人拿走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魏无羡双眼坚定地看着薛洋。


”啊?这样吗?呃……我也不知道……“魏无羡好笑地看着这个眼神飘忽的小孩,他还猜不到这孩子在想什么吗?


薛洋药了咬唇,刚要开口,一根修长的手指抵上了他的嘴唇“阿洋乖,没事的。没有收到回信你一定也很着急吧,我知道你是太伤心了才会对我生气。是哥哥不好,不怪你。”


薛洋眨巴眨巴眼睛,更加羞愧了:“羡哥哥,你不要这样!本来就是我的错,不搞清楚就跑来质问你。”


魏无羡眼睁睁看着薛洋又开始红了眼眶,头一疼。唉,这个小家伙什么时候这般爱哭了,平日里明明是个很坚强的孩子。


“阿洋,今天哥哥得了一碟桂花糕,我试过了特别好吃,你要吃吗?”


薛洋眼中的雾气顿时消散,漫上了一大片闪亮的星光。他抬手扯住魏无羡的衣袖:“真的真的!??在哪啊?”


魏无羡暗叹一口气,果然这个办法对阿洋最有效了:“在后院里,阿洋要进去吗?”“要要要!我要看看羡哥哥住的地方!”说完还没等魏无羡反应,就蹦蹦跳跳地进了大门。


神卫们还在外面目瞪口呆,下意识地还想阻止殿下,却被神卫长生生制止了动作。


一进去大门薛洋就皱了皱眉,这个屋子也实在太小了吧!?总共就只有前门一块空地,一间主卧,再一个后院,不能再多了。他们怎么能给羡哥哥住这么差的屋子?!


正想说点什么,转头却看见魏无羡满足的笑容。薛洋心头那一丝怒火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但脑海中又突然想起羡哥哥之前是被父神关在那样肮脏的天牢里,怪不得他现在住着这样的屋子也很高兴。


薛洋突然就变得特别难过,为什么,羡哥哥明明就没有犯错,父神为什么要把他关起来。可父神要不是坏人,父神对大家都特别好,为什么对羡哥哥就偏要如此?


难道就因为羡哥哥不是神界的人吗?


父神不是会轻易改变决定的人,上次能够求到父神放出羡哥哥,就已经是极限了吧。没办法,羡哥哥也许只能住在这里了。可他真的好难过。


刚走进后院,魏无羡感觉到原本捏着他衣角的小手放开了,转而握上了他的手。


脚步一顿,魏无羡扭头向身后看去。小孩的眼眶微微泛红,哽咽了一声后才开口:“羡哥哥,对不起……”魏无羡一愣:“哎?没事的啦阿洋,哥哥已经说了没关系的哦~"


薛洋的声音立刻提供了几个度:“不是的!我不是说这个!”



魏无羡迷茫了,不是这个那是哪个啊?还想再问一问,刚刚那个直视着他猛喝出声的人已经紧抿着唇偏头看向别处,就是不愿看他。


可那只握住了魏无羡手掌的手却握得更紧了。


一阵无言,魏无羡只能盯着薛洋的后脑勺绞尽脑汁地回想到底是哪里又出了问题。


良久,魏无羡也想不出头绪,他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魏无羡掰回那张赌气的小脸,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抵着薛洋的,轻声开口:“阿洋,告诉我,你会做对不起我的事吗?”


薛洋立刻摇头:“当然不会!!”


魏无羡一笑:“那不就行了,阿洋只要记住,你永远不会对不起我。所以,不要再和我说对不起。”


这次换成薛洋发愣了,魏无羡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小孩,心脏一片柔软。刚才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想到了薛洋在为什么向他道歉了,这个傻孩子,又不是他的错。阿洋啊……你怎么能这么好呢?他真的是捡到宝了吧?



PS:完了,没有实现自己的flag,已经过了一天了。希望看文的小天使原谅打字打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没用孩子……



为致敬我曾看过的所有言情套路,而编的一篇傻屌段子(all金)


《瑞金》(民国)

五岁那年,一场车祸,他失去了双亲。

他说:“要不要跟我走?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从此满京城都知道格瑞是金的宝。谁料成人礼过后……



《嘉金》(古风)

王妃一脸嘚瑟,把玩着手指看着破门而入的冷面王储。

嘉德罗斯:“你这该死的渣渣!堂堂圣空王朝的王妃,逛妓 院,打群架,还全城宣告休夫!!”



《雷卡金》(现代)

婚礼上被新郎抛弃,金当场撂狠话:“今天谁娶我,我就嫁谁!”

“我娶。”万万没想到,站起的人,竟然是原新郎的弟弟。

也就是说,他现在成了前任的弟媳?!


《爵金》(娱乐圈)

八岁时金家中失火,迷糊之间,他看到一个男人穿越火海向他走来。

十年后金参加一档综艺时输了游戏,惩罚是给喜欢的人打个电话。金打给了银爵。

万众瞩目之时,嘟嘟嘟……那边的人吧电话给挂了。



《耀金》(ABO)

联邦的第一上将被他莫名其妙的救了之后,就缠上了他。

神近耀:“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孩子?”金:“……等我拿下最高军衔吧。”

然后,金成了帝国 年纪最小的上将。

记者:“金上将如此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呢?”金咬牙:“神近耀--吧。”



《安金》(哨向)

身为前一任三S级哨兵唯一的弟弟,他不仅迟迟没有出现精神体,第一次能力评级也只能算B+。

秋为了改变现状,把金推进了哨向配对大会的迷宫中。

从此人人都知道,美丽又强大的安向导被一个来历不明的臭小子给拱了。

听到传言后,躺在床上揉着腰的金忿忿不平:“真应该让他们看看到底是谁拱谁!”

《天壑》 六 (双鬼道预警——)

是的我就是要宠着洋洋谁也别想拦我!!



这天早晨,魏无羡正盯着桌上的桂花糕出神。


以前母妃也为他做过这个。


在魏无羡的印象里,父君很少带着母妃出去玩。而且父君曾很严肃地和他说过,不能轻易暴露母妃的存在。以为母妃一旦被外人发现,就会陷入危险当中。


他也会懂事,除了父君和自己以外,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母妃和他们在一起。


魔界的子民只知道四殿下是第四君主在外游玩时与一位姑娘一见钟情后拥有的孩子。但那位姑娘生下四殿下后就不知所踪了,所以没有人知道殿下的母亲究竟是谁。


第四君主对那位姑娘无比忠心,从此一直洁身自好并发誓再不会娶其他女子。当时这件事在魔界掀起哄然大波。因为魔界人向来随心所欲,对色 欲几乎没有束缚,从没有人会对谁守身如玉。即便真的有感情,也不会只守着一人。


魔王对他这个弟弟也是存了几分恼的,想借他弟的联姻来巩固魔界皇族势力的算盘不得不收回。


所有人都以为魏无羡的母妃真的失踪了,只有魏无羡知道,母妃只是被父君藏起来了。


虽然母妃的翅膀是纯白色的,与父君他们的翅膀颜色不一样,他见过的其他人翅膀都是黑色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和父君对母妃的喜爱。


母妃既漂亮,又温柔,还会做好多好多好看又好吃的糕点!!他觉得父君说的很对,这样好的母妃,当然要藏起来不让别人知道了。


来到这里后,魏无羡发现这里的人长着和母妃一样的翅膀。


这也是他即便被关进天牢三十多年也依然没有过多怨恨神界人的原因,之一。原来那么好的母妃应该是从这里来的啊。而另一个原因……




“羡哥哥!羡哥哥!!哎你们拦着我干嘛?!”


“对不起小殿下,我们也是按吩咐行事,这里面关着一个魔界人,你不能进去的。”


“为什么不能?我又不是第一次找他了!”


神卫们面面相窥,啊?


暗处的凤清叹了口气,传音给神卫长:“我是殿下的第一隐卫,可以放行。”


神卫们还没反应过来,屋子里的人已经冲到了门口。


魏无羡看到真的是那个他无比想念的孩子,激动得声音都在颤抖:“阿洋?你怎么来了?”


嗯?正怒视着神卫们的薛洋沿着声音的来源看去,顿时眼睛一亮跑向那个人。


双手抱住魏无羡的腰后,薛洋便拿小脑袋死命往魏无羡胸膛上蹭。魏无羡被这个小家伙的冲力一推,往后踉跄几步差点摔了。


等到魏无羡站稳后,薛洋突然想到他是来兴师问罪的,怎么又习惯性扑人了?挣脱开魏无羡的怀抱后,薛洋后退几步微微仰头直视魏无羡的眼睛“前几天我寄给你的纸鹤呢?为什么不回我?”


“什么?”魏无羡一头雾水,他不是回了吗?


薛洋的眼泪顿时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你!可恶,羡哥哥是大混蛋!”


啊?魏无羡更蒙了;“等等阿洋,你先等一下!”


薛洋依然在控制不住地表达自己的委屈:“你用不着装傻骗我!呜--你讨厌我了不想我再缠着你你直说就好!但为什么一声不吭就离开我?!”


“?等等啊阿洋,我还没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魏无羡感觉再抱住那个要哭了的小家伙,“你先等我问一下好吗?傻瓜,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PS:啊要死了,实验报告还没写。但是昨天立下的flag自己哭着也要做完呜呜呜。觉得写羡羡也占了很大篇幅,公平起见还是打了羡羡的tag吧。没办法这是必要的铺垫啊,构思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未完的金天使贺文


“喂,是雷狮吗?”


“是我,怎么?大小姐找我有什么事?”


雷狮往床上一躺,无聊地发问。


“我想请你帮我指导蝶馆的一位新人完成一个舞剧。“


“哦?”听到这个,雷狮提起了一丝兴致,“什么人值得凯大小姐如此上心?一般可都是别人请你。”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阵,:“雷狮,这次我是很认真地来请你帮忙,希望你收敛一点,不要欺负他是个新人。”


“是吗?凯莉小姐能想到找我,你对他也是仁义尽致了。只是我愿意教,他可不一定学得会。”男人虽这么说,但却更好奇了,这位小魔女什么时候对人这么好过。


“别问太多,到时候你教了就知道他会不会了。”


“好吧,我倒要看看,他会不会浪费了你的一片苦心。我接下了。”


“好,明天早上9点请到蝶馆的铜座1间来。”


下午2点报时刚过,金准确地推开了蝶馆内最大的那间玻璃花房。


温润如玉的男人正在倾身浇灌着泥土中刚刚长出花苞的白色蔷薇,阳光照在花房中的植物上,也给花丛中的褐发男人增添了一抹温柔。


不忍心打扰这样温柔的画面,金轻轻走到男人身边拿起另一个手壶,对着蔷薇旁边的郁金香浇水。


褐发男人微抬头,翠绿的眼睛依旧盯着那大片的白蔷薇,却明了那个少年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金,你来了。”


“是的,我来了前辈。”


“注意我上次教你的动作和方法,其他的花也拜托你了,金。”安迷修说完抬步走向金,抚了抚少年柔软的发顶,“今天也很早呢。”


然后安迷修向一旁的吊床走去,金回到:“好的,您好好休息吧,交给我就好!”


少年专注地看着那些娇柔的植株,水壶抬起到一定位置,微斜身子让水流呈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入花盆中。细小的水珠溅起在叶片上,在阳光的折射下闪闪发亮。


安迷修倚在吊床上,微眯着眼看着少年昨日的学习成果:“金,手低了。”


“知道了前辈!”抬高了手,水雾让金手下那盆藤本月季更加美丽了。完成了所有的浇水任务后,金擦了擦头上的细密汗珠,轻声走到安迷修的身边。


趁着前辈在休息,金抓紧时间小心翼翼地盯起安迷修的侧脸来。


不愧是蝶馆前任的头牌啊,前辈的一举一动都是优雅的化身。气质也是超级温柔呢,比嘉德罗斯和格瑞一个暴躁一个寒冷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而且安迷修长得这么好看,怪不得能成为头牌呢……


安迷修轻笑一声,睁开了眼睛:“金。”


“啊啊啊对不起前辈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金赶紧低头看着地面。天哪偷看前辈还被抓包真是丢死个人了!!


安迷修身体向前倾,漂亮的翠绿眸子含笑看着面前耳朵都有点红了的少年,“傻瓜,不是说了不用再叫我前辈了吗?”


“对不起安迷修我一下忘记了!!明天我会好好记住的!”金抬头愧疚地看着安迷修。


“好吧,念在你是初犯,原谅你了。下次不可以叫错哦。”


说完安迷修站起身,向少年伸出一只手去。


看到安迷修的动作,金的心脏不可抑制地跳得快了起来。“安……安迷修?”


安迷修不说话,只是继续静静地看着有些局促不安的少年。


那样温柔的眼光真是犯规啊前辈。


金的手抖了抖,最后还是认命地把手递了过去。


握住那只小了一号的手掌,安迷修微微收拢掌心。


“好的,最后再复习一下《冰点华尔兹》就可以了。”


什么啊,原来只是复习,前辈又害得他胡思乱想了。


“金,抽到了什么表演?”


少年正捂着被安迷修代表告别而礼节性亲吻过的手背平复心跳,突然就听到了专属于发小的消息提示声。



PS:是的我就是要让安哥在我的文里拥有姓名2333

我最爱的金小天使,生日快乐呀!🎂🎉


去年就想为金宝庆生了,但是太忙了就没有准备了,今年一定要做好!!是【all金】哦!

其实这就是一篇傻屌文2333,第一次写很害怕严重ooc,敬请谅解。以下正文:

      

“金,下周就是你的第一次重要演出了,我努力安排了这么多优秀前辈来教你,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的期望。”头顶一对毛茸茸狐狸耳朵的灰发青年对着面前脸颊微红的少年说道。

        
“可是……鬼狐,我能不和嘉德罗斯搭档吗?”听到这句话,鬼狐天冲的眼里闪过一丝玩味:“怎么了?你的舞蹈80%可都是他教的,确定要换吗?”可……可是……就是因为他的舞蹈几乎都是嘉德罗斯教的,他才不想和他来练这个啊!

        
回忆了一下舞剧的过程,脸更红了的金用快要听不到的声音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那我可以换一个舞蹈吗?”

        
鬼狐天冲定定地看着眼前人满含期待的闪亮蓝眸,三分钟后,金眼中的希望一点点消散:“好啦,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过分了”

        
有那么一瞬间,鬼狐天冲真的很想摸摸金委屈低下的头,但是他不能。上级已经知道他擅自安排目前仅有的两位S级和排名靠前的A级去教导一位刚刚来到碟馆不久的新人了。如果下周不能在金身上看到成果,他会被降职。更严重的是,金也会失去以后晋升的机会。

       
叹了口气:“对不起,金。这个真的不行。但是换搭档还来得及,我只能帮你争取一次机会,等你确定是谁后就不能再改了知道吗?”

       
就这么一会儿,金的眼里又浮现了光彩:“好的鬼狐!我知道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了,真的特别感谢你!放心吧,我会自己解决的!”说完转身一跑,阳光般温暖的金色渐渐消失在鬼狐天冲的视线里。

        
唉,这个小家伙,也不知道会便宜了谁。毕竟那个舞台剧,可是因为尺度是否过大的争论才被尘封了这么多年啊。

       
“凯莉!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黑发蓝瞳的小魔女转过头来:“呆子,干嘛呢?谁准你不敲门就进来的?给你门禁卡不是让你这样用的!”金立马双手合十用哀求的眼光直直看着坐在窗台边的小魔女:“对不起嘛凯莉,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有办法了!”

       
凯莉已经知道,就算教训过金好几次了,他那个一想到什么就不加思考马上去做的习惯还是纠正不了。只能叹气:“算了算了,说说吧,你又怎么了?”

“呃,就是……那个……”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的确麻烦过凯莉好几次了,凯莉平时又那么忙……凯莉看出了他的想法,那双藏不住情绪的眼睛表现得太明显了:“呆子,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找我之前怎么不知道?好了好了,还不快过来。”

       
金知道凯莉这是愿意帮忙了,连忙跑到凯莉身边坐下:“嗯,凯莉知道下周就是我的初台了吧?我……我抽到的表演是……那个……咳咳,传说中的《厄尔洛斯》。”

       
“什么?!!”饶是见过许多大场面的凯莉,也忍不住惊呼出声。居然是那个《厄尔洛斯》?!那个传说中色 气值max的的舞剧?因为整个过程都是无比暧昧的气氛,表演者也必须全程紧紧相贴,为了吸引观众眼球更是有一小段极其色 情的表演。

       
天,让这个刚成年不久的傻小子去表演这个??有没有搞错?这个呆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金,你谈过恋爱吗?” 面前人连连摇头。就知道!凯莉无奈扶额,难就难在,这个舞剧必须要突出的 “色 气” 二字。就金这个大大咧咧对情爱一窍不通的样子,怎么会做得出sex的感觉呢?

        
“真是麻烦,100多个你怎么就偏偏抽得到这个?要是初台表现不好,以后还有客人会点你吗?这下要怎么办?” 金沮丧地低头:“我这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才来找你的嘛……”

       
看着眼前垂头丧气的人,凯莉咬了咬牙,她就是对这人可怜兮兮的样子没办法:“行了,别垂头丧气的,还没到世界末日呢。想我帮你也可以,别忘了又欠我一个恩情。”

       
“好的好的!谢谢凯莉!你帮我找一个搭档就可以了!”凯莉仔细想了想,突然发问:“等等,你的舞蹈老师不是那个自大狂吗?他教不下你这个?”金缩了缩脖子:“他……他那么厉害,当然可以吧。但是!!但是我绝对不能找他和我练这个啊凯莉!”

       
“哈?你搞什么?为什么不可以?”

       
“还不是……他本来就很看不起我了,要是他知道我要表演这个,会更加鄙视我的!和他练这个的话那个尴尬我想想都可怕!”金顿时萎成一团扑在了窗台上。

       
“……好吧,那你那个发小呢?为什么不去找他帮你,还来找我?” “唔,不行啊!格瑞要是知道我去表演这个会杀了我的!我怎么能让他来和我演这种剧啊?” “你怎么知道他……”算了,反正每次金和她在一起时那个人戒备的眼神也让她有点不爽

        
“好了,交给我了,我已经想到要找谁了。”凯莉用手指轻轻点着窗台,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哇啊凯莉你最好了!相信你绝对没错!”感受到突然抱住她的人一阵乱蹭,凯莉个勾了勾嘴角。

        
虽然这个傻子已经对她打过好几次直球了,但他一旦再来一次,她还是忍不住心软啊。

       
宽大的浴缸里,俊美如神祇的男人伸手将额前的碎发往后倒梳而去。水滴从黑发中流出,沿着那张帅得张扬的脸庞流下。过了一会男人站起了身,拿过架子上的浴巾往身上随手擦了擦,围在腰上便出了浴室。

        
男人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热水的雾气围绕在强有力的肌肤之上。听到手机的声响,男人幽深的紫眸转向手机屏幕。

       

凯莉?这位大小姐想干什么?

天壑 五 【双鬼道预警】

       

把纸条叠回成一只更漂亮的彩鹤,魏无羡对着它吹了一口气,它便沿着原路飞回去了。

       

凤瑶看到一只小彩鹤向小殿下的房间飞去,立马出手击落并将它收了过来。打开后看见是一行写的歪歪扭扭的字和另一行清隽的字体。

       

羡哥哥?是那个殿下总想拉着去玩的魔界人吗?听说他还是为了抵消他父亲的罪过才被带上神界的,这种人也值得殿下这么喜欢吗?

  

       

她叹了口气。早知道殿下这么早地缠着她学习这个小法术是为了给那个魔界孩子传信,她就不会那么轻易对殿下心软了。殿下本来是还要再等十几年才到学习法术的年龄的。

       

狠了狠心,凤瑶决定这张纸条不能给殿下看了。不过那个孩子的字迹如此俊秀是她没想到的。魔界那种污浊的地方,竟然也会有字写的这么好看的孩子吗?都说字如其人,这倒是让她有点想见见那个孩子了。

       

第二天。薛洋明显变得焦躁了起来。坐在房间吃午饭的时候都爱吃不吃的,盯着窗户出神。其实当天下午薛洋就时不时地转头看窗外了。

       

不知道的侍女们都在奇怪殿下这是怎么了,问他他也不愿意回答。凤瑶明白为什么却又必须忍住,把这纸条还给殿下的冲动。看着殿下失望,虽然会心疼,也总比看着他一步步踏入魔界的深渊好。

       

直到过了两天,那个小家伙也没有来找他,魏无羡突然觉得有点想他了。奇怪了,那个小家伙从最开始偶尔找他一下,到现在几乎每天都要找他玩一会儿,这两天是怎么了?难道……被什么人拐走了?还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他越想越后怕,恨不能立刻见到薛洋。他刚跑出大门,却被一群神卫主围住:“站住!你要去干什么?”他这才想起,他还不知道阿洋住在哪里!又该如何去找他?“我……对不起,我想去找一个小孩,他大概这么高”,魏无羡拿手比到自己的肩膀,“他叫薛洋,你们认识他吗?”

       

神卫们互相对视了几秒,继续拦着他。“当然认识,这是我们的小殿下。但你只是一个下界人,有什么资格求见我们尊贵的殿下?”魏无羡默然。是啊,他怎么忘了。虽然他以前也被称呼为殿下,可他在这个地方,什么也不是啊。

       

只是出了个监狱就以为可以自由了啊,是他太天真了。露出一抹苦笑:“是啊,对不住了,是我痴心妄想,我这就回去。”

       

深夜里。魏无羡梦到了父亲被万箭穿心的场景:他看到他的父亲满脸的绝望,眼底有着愤怒的火焰,却无奈双手被捆绑在身后,被人押着跪在断头台。无数人观看着这一幕却无动于衷。为什么?父君在魔界明明被那么多人爱戴着的?!

       

因为看到心如死灰的父亲,魏无羡心中剧痛。在空中飘浮着无数把锐利的魔剑,一道魔咒之后,所有的剑剑尖对准了他的父亲。一声令下,所有的剑同时朝着那个方向刺破空气呼啸而去。“不要啊啊啊啊啊——!!!” 魏无羡从梦中惊醒,保持着一只手伸向空中想抓住什么的姿势。一滴泪悄然落下。

       

半晌,他收回手捂住发疼的心脏。不,不是真的!那只是梦而已!!只是梦,父君是不会死的!

       

平复好心情后,魏无羡起身走到窗户旁,抬头仰望漆黑夜幕中皎洁的明月。漫天星河闪烁,让他想起那个孩子闪着星光的眼眸。阿洋,哥哥现在好想你,你能听到吗?

       

也对,是我奢求太多了。你的身份如此尊贵,又怎么能一直浪费时间在我身上呢?我一开始就说了,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现在这样才是最好的,不是吗?

       

他明明早就明白,能让他出去已经是莫大的恩赐,又如何能再奢求其他。可是为什么,会感到空缺呢?

       

这两天一直在闹脾气的某位殿下此时也是左右睡不着觉。薛洋干脆从床上爬起来,打开墙上的窗户,靠在窗台上仰望夜空中的繁星。真是的,羡哥哥这个大坏蛋,为什么不回我的纸鹤?!坏蛋坏蛋坏蛋!!难道现在已经厌烦我了吗?是我天天缠着你让你生气了吗?那你就告诉我啊,为什么说也不说一声就不理我了!?

       

可恶……还是明天去问问他吧?也许……也许羡哥哥是有事才不能回我的呢?薛洋眨巴眨巴眼睛,把眼中弥漫的雾气收了回去。握紧了小拳头,‘ 对,至少要问清楚为什么不理我了。’

PS:哇要疯了,打字打到我吐血2333

喜欢这篇文的小伙伴你们久等了,我这个文字表现力不足的人真的是想到头痛…… 希望你们能喜欢(鞠躬)

天壑 四【双鬼道预警】

(哈哈哈兴奋啊我终于是个有标题的人了!!!)

        

“对,就让阿羡过来帮忙吧!”

        

        
凤清在暗处听到一惊,急忙现身制止了凤瑶:“瑶儿!你是怎么想的?!就算殿下对他从不设防,你们怎么能和殿下一样天真呢?那可是魔界的人!!你现在要带他来殿下的寝宫!?”

        

凤清也是一愣,她原来也是提防着那个人的。可是现在,那个孩子同殿下一样清澈的双眼让她愿意相信他。

何况阿羡对自家殿下有多好她们也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每次看到殿下高兴地向他跑去时阿羡眼睛里的温柔,连她这么大的人见了都会心动。

        

她甚至都有些疑惑,明明还只是一个小小年纪的孩子,怎么就会拥有这样温柔的眼神。

轻轻拍了拍凤清的肩,“清儿,阿羡对殿下有多好,这么多年了你一直跟在殿下身边应该比我更清楚。他有过任何对殿下不利的企图吗?何况不是还有你在殿下身边吗?不会有事的,你别太紧张了。”

       

当年薛洋知道父神把魏无羡关押在天牢后,立刻铺到了父神面前哭了好几个小时。主神之前能允许自己最疼爱的孩子偶尔和那个下贱的魔界人玩几次已是极限,怎么可能还会把那个罪人之子放出来。

谁知道他会不会像他那个罪无可恕的父亲一样做出什么天理难容的事。何况一旦把他放出来,自己的孩子危险就更大了。

    

“洋洋乖,现在不可以的哦!”

        

“为什么?!呜呜呜…父神大坏蛋!羡哥哥明明是很好的人,为什么把关他起来?”薛洋知道父神虽然宠爱他,但依然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决定。于是已经哭花了的脸皱得更厉害了,主神也是无奈,他对这个小儿子是最疼爱的,平时一般说什么都会答应,但是这个决定不行。

他还没见过这孩子为了谁这么坚持过,怎么就偏偏对那个罪子着了魔似的,这才多久啊。

       

“唉,你这孩子,就知道难为我。父神答应你,可以放了他,但是还要等,现在不行。”

        

于是在薛洋隔三差五去找父神玩,“顺便”提醒一下父神记得自己的承诺作用下,十年后主神终于宣布从天牢释放罪人之子魏无羡,但是依然不允许其回到魔界并派人监视,必须继续在神界待够250年。

        

小小的薛洋知道父神兑现诺言后,马上缠着侍女姐姐要学习一个移动物体的小法术。把写了字的小纸条叠成一只有些别扭的千纸鹤后,薛洋念动咒语看着它巍巍颤颤地升起然后飞远。

       

魏无羡这时正在今天刚刚换进来的屋子里打扫房间。虽然这个屋子也很阴暗,但是至少不那么潮湿,也比牢房宽敞。

住了很久牢房的他对于这个屋子已经非常满意了,他很感激天神的恩赐。只是这里可能太久没人住了,他必须赶紧把房间里的蜘蛛网和地上的灰尘弄干净。

       

刚做完所有的工作,一只扑棱着翅膀的小纸鹤飞到了魏无羡眼前。他疑惑着伸出手,那只千纸鹤便飞到了他的手掌心然后自动展开。

      

“羡哥哥,你现在在哪里?下午可以出去玩吗?”

        

经过近四十年的相处,魏无羡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孩子在自己生命中的存在,他闪亮得如同那颗夜空中最亮的星。

每次想家控制不住伤感,或者被这里的人厌恶的眼神伤到时,只要回想起薛洋灿烂如阳光般的笑容,他都觉得能够来到这里还是值得的。至少,让他这个从小在黑暗中长大的人见到了他的光啊。

        

魔界可没有这样碧蓝如洗的天空,更没有阳光一样的笑容。

        

他突然起了点小孩子的心思,提笔回复到 “对不起哦阿洋,今天打扫完新房子好累啊,哥哥想休息一下。”他已经能够想象到那人收到纸条后鼓起嘴来生气的样子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PS:哇啊今天写了这么多字我真棒hhh,依然是水的不行的一章。唉,羡羡的还没写完,多着呢。估计小星星得下下下下下章才能出来了。

       

天壑 三


         直到薛洋站到他的面前,他才慌乱地低下头不再看他。面前人却自己稍微蹲低了小身板从下往上抬头凝视着他:“你好啊,我叫薛洋,你可以和我一起玩吗?”他有些不知所措,一时愣在那里忘了说话,眼睁睁看着这个身上带着阳光的孩子渐渐皱成了一张苦瓜脸。

        薛洋身边的神官投来凌厉的一眼:“还不快答应殿下!真是没教养。” “喂,你干什么呢!他不愿意就算了,你欺负他做什么?”薛洋突然发了脾气,魏无羡心一慌,回过神来赶紧回应道 “好的当然可以呀!”

 
       魏无羡那天答应后,薛洋就拉着他在神宫到处乱逛。主神听闻后皱了皱眉,末了也是无奈,“多派人手跟着洋洋,凤清你要盯仔细点,看好那个下贱的魔物,别让殿下伤害了”

        几天后薛洋带着魏无羡去了花神宫,魏无羡惊叹于这里花的种类之多。他们那里可从来不会有这样多美好的事物,魔界的环境注定了他们的土壤无法孕育出这些美丽又脆弱的生物。正驻足在一朵浅蓝色,花瓣边缘还泛着可爱嫩黄的小花前时,魏无羡感觉到耳畔传来清凉的触感,用手去碰,能感受到那是一朵花儿。

        魏无羡受宠若惊,连忙摘下那朵娇柔的花:“这…这花也太漂亮了,还是你要吧,我…不适合我的。”薛洋摇摇头,小手轻轻覆上魏无羡的手把那朵脆弱的花包住,“不,它很适合你呀!当然,这可不是白送你的!这是给你这些天陪我玩的谢礼。”魏无羡心中一动,空着的手抬起揉了揉小家伙的头发。柔软的触感让人心软,于是他露出了来到神界这么久后的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小小的薛洋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心里深深地埋下“魏无羡这个人真的是非常好看,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这个认知。感受到魏无羡的亲昵,薛洋高兴极了,微微扬起头自己去蹭魏无羡温暖的掌心。看着薛洋如同小动物般的可爱举动,魏无羡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一晃几十年过去,薛洋到了该念书的年纪。

        上学第一天,从小就宠着她们家殿下的侍女们对怎么都不肯起来的薛洋束手无策。大侍女凤瑶很是苦恼,其实她们大可以狠心点把殿下从床上拉起来,但是一看到薛洋睡在床上一脸满足的表情,就舍不得叫醒他了。凤瑶努力想了想,想到了那个总能让殿下乖乖听话的小少年。

PS:对不起前些天求更的小天使,总是有事才耽搁了,第一次写文,写得也不怎么有水平还有人喜欢真的是受宠若惊,感谢你们看我的文字♥♥

       

天壑 二


       赤历468年,神界一位贵族之女被诱骗至魔界,后来被残忍杀害。据说此女尸身被发现之时,衣裳零乱蓬头垢面不说,身上还有多处刀伤。此事惊动了神界的上层,主神为之愤怒并要求降下天罚,除非魔界能够给出一个合理的交代。

       
        魔界的第四君主随之被曝出与此女有染,魔王判处其斩立决,希望以此平息主神的怒火。然而主神不满于此,认为这等惩罚还不够严厉,魔王无奈之下决定再把第四君主尚且年幼的孩子送去神界充当质子,待神界怒火稍降之后再接其回来。

       
        薛洋身为主神最小的孩子,从小受尽众人宠爱,众星捧月中长大。听说魔界有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小哥哥来到神界后,就千盼万盼着去见到那位哥哥。主神自然是不允的,但耐不住薛洋的撒娇耍赖,只能同意他在神官的陪护下去见那个人一面。

        
        已经被关了快一个月的魏无羡听到今天自己可以从这个阴冷的地方出去了,还有些恍惚。他不知道为什么大伯要把他送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的一路上周围人看他都是那样充满恶心与厌恶的眼神。他现在只想回家,他想念父君和母亲了。

       
        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方,不仅活动范围小得可怜,能分到的饭菜也是难以下咽。或许那都不能称之为饭菜了,每次那种浓浓的馊味和腐烂气息都让他作呕。他几乎没有一天吃饱过,在这里又冷又饿。更严重的是还不能洗澡!可他都努力忍下来了,大伯对他说过,会接他回去的,他只要等下去就好。

       
         侍卫丢进来一套漂亮的小西装,命令他去洗了澡换好衣服后跟着走。他终于吃到了一顿好一些的食物,吃完后还有可爱的小天使为他打扮了一下。准备好一切后,他走上了一条铺满纯白邹菊的道路。

         在很久以后,魏无羡也时常会想起他们初见时那片最澄澈的天空。他一直觉得,这所谓的神界最美的就是这碧蓝如洗的万里晴空了。不像魔界永远都是黑沉沉的,让人深感压抑。

       
         那是魏无羡第一次见到薛洋,这个他从此以后永远都忘不了的人。粉雕玉琢的小男孩逆着光站在教堂的玻璃彩窗旁,不远处的樱花树被风吹过洋洋洒洒地撒下一片片粉嫩的花瓣。就像一场盛大的花雨,它们调皮地落在薛洋的发上,肩上。

       
        正在做祷告的孩子感应到来人的目光,偏过头对着魏无羡粲然一笑。小小的薛洋脸上满溢的欣喜可以让任何人动容。被那双亮如繁星落海洋的眸子看着,魏无羡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都不正常了起来,杂乱得让他心慌。

还是这个PS:新人发文,不喜勿喷。哈哈哈羡羡你这么早熟你自己知道吗?道长的情节还没到,这次就不打tag了。敬请观看后续:叔侄俩为一位天使反目成仇2333